陶粒解决方案

当前位置: 首页 > 解决方案 > 陶粒解决方案 >

蒸压加气混凝土砌块承重墙静力和抗震性能的研究




=93.33kN>V1Aa=72.19kN,满足要求。

5.1.4.4计算结果分析与建议

由以上计算结果可得到如下结论。

(1)算例所采用的计算基本假设是合理的。

(2)按照前面几章所述建立的房屋体系具有足够的承载力和变形能力,能满足竖向承载力和水平抗震承载力的要求。依此在7度区建六层混合结构房屋是完全有可能的。

(3)为了保证整个房屋的整体性能,使其在荷载作用下能够变形协调,房屋的各部分协同作用,需加强墙体与圈梁、构造柱间的连接。在内外墙交接部位可采取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采用的“T”型(使翼缘处于蒸压加气混凝土砌块外墙中)或“L”型等异型截面的构造柱,在砌体和墙体的连接方式上可参考YTONG公司对“L”型薄铁件侧面连接方式的研究。

(4)值得注意的是,算例中的上面两层墙体存在偏心距超限的问题,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蒸压加气混凝土这种材料容重较小,竖向荷载较小,当存在弯矩作用时,弯矩便成为墙体主要的影响因素,这种现象在房屋的上面几层会表现地更为明显一些。所以,对于加气混凝土砌块砌体,除了研究它的轴心受压性能外,还应重点考察其偏心受压能力。

5.2与其它材料墙体的比较

5.2.1破坏特征

无论是蒸压加气混凝土砌块墙还是实心粘土砖墙体,当水平荷载达到墙体的初裂荷载时都突然开裂。裂缝从中部迅速扩展到两角部形成贯通交叉裂缝。由于砌块强度低于砂浆强度。蒸压加气混凝土砌块墙体的裂缝几乎都通过砌块,而粘土砖强度高于砂浆强度一般沿灰缝呈阶梯形开裂,一般情况下,两种墙体

61

66

第五章算例分析及结论

的开裂荷载和极限荷载差别不大。

5.2.2承载能力

根据文献[8]中的部分试验数据可得到如下表格。

表5-3无筋砖墙和加气块墙承载力比较

项目
抗压强度
砂浆标号
压应力
极限荷载
剪切强度
极限

试件名称

(MPa)
(MPa)
(MPa)
(kN)
(MPa)

剪切角

无筋砖墙体7.55.00.391.20.381/350

无筋加气

混凝土砌块墙体3

50.3114.90.3141/1350

~1/1300

从表5-3中的数字可以看出,加气混凝土砌块墙的剪切强度与普通粘土墙

体的剪切强度相差不大。

5.2.3变形能力

墙体的极限剪切角能全面反映墙体的变形能力。表5-3中给出了加气混凝土砌块墙体的极限剪切角为1/1350~1/1300,粘土砖的墙体的极限剪切角为1/350,普通砖墙体的极限剪切角是加气混凝土砌块墙体极限剪切角的3.7倍,加

气混凝土砌块墙体的变形能力远小于普通粘土砖墙体的变形能力。但是,根据文献[8]加气混凝土砌块墙体的极限剪切角与混凝土小型空心砌块墙体的极限剪切

角接近。

5.3抗震结构体系的形成

5.3.1结构体系的组成

砌体中的构造柱和墙中柱与每层圈梁相互连续,形成空间构造框架约束体系。小震时,构造框架的约束减少了墙体的变形,不开裂或只出现较少的裂缝。基本烈度时,墙体变形加大,在薄弱的墙体中出现裂缝,构造框架的约束和阻隔作用将裂缝限制在局部范围内,震后稍事修补,房屋依旧能用。大震时,墙体上产生较宽较长的斜向和水平裂缝,混凝土柱上也出现了许多水平裂缝和斜裂缝,墙体的水平和竖向承载力保持一个较稳定的数值,由于构造框架的的限制和拉结作用,裂开的墙体不会倒塌。构造框架不仅对砌体起到约束作用,增

62

67

第五章算例分析及结论

强砌体的承载能力和延性,同时也能承受一定的水平地震作用及竖向荷载。

5.3.2柱的设置

5.3.2.1构造柱作用

通过变形协调和内力重分布来承担一部分荷载;增强了对墙体的约束;增加墙体的稳定性。构造柱和墙中柱以及水平的配筋条带的另一个作用为,将墙体进行了有效的分割,使墙体的高宽比及整片墙体的长度减小,有利于减小此类墙体的收缩作用。

5.3.2.2平面布置

每层的纵横墙交接处或墙体转角处均设置构造柱,根据轴力的大小,宜按1.5~2.5m间距设置墙中柱。大房间墙及较大洞口两侧宜用墙中柱来加强。5.3.2.3竖向布置